一個心理學博士孕育--媽媽記事一個心理學博士的孕育─媽媽的記事 張 秀 瓊 2003年的7月4日,一個相當特別的日子。 這是美國的國慶,也是我們傅家的家慶。因為,這一天是女兒儀琳在英國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參加博士學位畢業典禮的大日子。萬里迢迢,我們一家四口都來到了位於英國North Ireland北愛爾蘭的知名城市─Belfast貝爾法斯特,參加她的畢業典禮。 由於出國前接受聯合報記者王紀青的採訪。就在媒體力量傳播下, 「一個數學4分的台灣女生,居然能獲得英國女王大學的心理博士學位」,斗大的標題,加上時下熱門教育改革,及青年學生壓力症候群的新聞話題渲染下。原本只是一個台灣女留學生念完了博士班課程,全家飛往英國參加畢業典禮的家務事,居然成為華人世界的熱門話題。 從電子郵件信箱中接到朋友來信,提起「妳們家的新聞在報紙上刊出來,我好佩服,以後我也要像妳們看齊!」,到學生來信說:「老師,我看到你家的新聞了,ㄏㄏㄏㄏㄏ」,等到我拿聯合報王紀青記者的稿子來看時,「數學4分,也讀到心理博士,義守大學校長的女兒,從小成績鴉鴉烏,頭髮拔成圓形禿,求學路卻跌破眾人眼鏡」,斗大標題,加上我們三人合照,自己也嚇了一跳,這條新聞果然夠聳動。 媒體的力量真是無遠弗屆。除了在台灣的友人們,幾乎全部都知道這件事外 ,連在美國的友人們也都紛紛來電致意。表示恭賀。 事實上,當初在與王紀青記者聊天時,真的沒想到消息曝光會被刊登得這麼聳動。 由於自己是媒體出身,因此也蠻佩服紀青的新聞感。因為一個女留學生獲得 博士學位,在現代社會而言,實在不稀奇。 難得的是,她能夠在台灣教育制度擠壓下,一個在大學聯考中數學只考四分的高中女生,在求學過程中因為考試壓力,造成身心壓力而帶來的生理症狀角度切入,配合當前全國上下一致討論的「教育改革」話題,配合聯合報「蘋果化」 斗大相片版面篇幅。帶給許多家長及師生們對這樣話題下的產物─一個「心理學博士」誕生產生好奇。尤其是這個心理博士,並非一般人認定自小就是功課頂尖 的好學生,門門功課都是一百分的那種乖乖牌好學生。成績這樣差的學生也能走過艱困,獲得博士學位。傅儀琳能還有誰不能? 身為家長的,真的很希望「傅儀琳效應」,能帶給所有家長及師生們一個好的示範。因為,「天生我才必有用」,千萬不要輕易放棄任何一個可造之才。 回想當初,如何栽培這個孩子,相信許多家長會很好奇她的成長歲月。在聯合報及部分電子媒體及電視台的報導之後,身為「傅儀琳的媽媽」,除了與有榮焉外,我更有很多經驗想與大家分享。 曾經是第一線的新聞工作者。當年在懷傅儀琳時候,因為體力不支,昏倒在馬路上。經路人幫助送往醫院急救。 當時,身懷四個月的身孕,第一個念頭就是胎兒不保。經過醫師急救後,表示胎兒可以安住。 接著下來半年,每天都在擔心胎兒會不會畸形花店或者變成腦部受損等等胡思亂想心情中度過。 老天保佑,生下一個健康可愛的女兒。幸運的她生下來備受呵護。雖然因為工作之故,每天忙進忙出,但是住在娘家又有奶媽照顧。琳琳像個小公主般被捧在手心上,人見人愛。 小學時的琳琳,由於搬家因素,共唸了三所學校,高雄兩所、台南一所。 這期間,由於我在新聞界服務,外子在成大任教。我們對於孩子在國小期間的生活,認為應該是讓她快樂的成長、自然的學習。很少要求她太多的負擔。功課嘛!只要她有寫也都不太要求。因為她一切都很正常。 直到三年級時,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每次在檢查她的功課時,都是一百分。 對父母而言,孩子考一百分當然是很開心的事,尤其是她的外婆也是小學老師,她為了鼓勵孫子們考滿分,下了賞令。凡考一百分的可以來外婆家領賞金一百元。 對小朋友而言,一百元是多麼大的數字,而我們家女兒就是經常領到賞金的孩子之一。 有天,我在檢查她的作業時。發現很奇怪的現象。因為我發現她的作業習題中,很多答案都不對。可是老師還是給她甲上,或是一百分。 接下來幾天,我每天都查看她的作業及考卷。發現同樣的問題。這時,我覺得不妥了。 期待孩子拿好分數,考一百分是家長的心願。可是孩子明明就寫得不好,老師仍然給一百分,那就有問題了。 於是,我到學校去找老師請教。 看到家長來,尤其當年的我又是新聞記者,雖然不是跑文教路線,卻也是有知名度。當我向老師詢問女兒的問題時。 她的回答居然是「傅儀琳的爸爸是大學教授,媽媽是新聞記者,這樣的孩子是優生學,當然都是最聰明的,考滿分是正常的呀!她真的很棒呀!!」 此時,我為之語塞。原來,這位老師是看在孩子的父母職業,就認定她是最棒的,所以考卷、作業連看都不看,就給滿分、一百分,這是何等天大的錯誤觀念呀! 我決心讓她轉學。同時把這個問題反應給校長。誰知道當我們向校長反應時。 小學校長居然回答說,「傅太太,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每個學校都有這樣的老師嘛!就請妳包涵吧!!」 天呀!!我如何能把自己的女兒放在這個學校,讓這樣的老師繼續教下去,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女兒繼續教下去,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女兒不是天才,她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呀!!當然,我們決定以搬家為由,讓她轉學。 小學畢業時,我們已經替她找到一所最好的私立女中去就讀。同時,我也決定利用暑假帶著兩個孩子去美國旅行。當時,替女兒向學校請假時,學校老師很反對,希望我好好考慮。因此,女兒在國一開學前就已開始補習上課了。 我的觀念是,孩子剛唸完國小畢業,直升國中前應該是一個階段的結束,利用假期帶孩子出國增長見聞,也是一種生活教育。因此,並沒有理會老師的警告。就帶著孩子出國旅行了。 一個月後,女兒回來開始唸初中了。這時候方知,老師的警告是正確的,因為,女兒的成績在初中三年級關鍵字永遠是落在全班之後,倒數三名內。 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私立女子中學。初一開始,為了讓女兒安心唸書,就讓她住在學校宿舍內,訓練她的獨立。那三年,確實是段苦日子。因為,女兒常常有不同的症狀發生。 女兒住校,每週只能探望她一次。週末可以回家。 由於女兒有氣喘毛病,一直都是在吃藥。然而在唸國中時,整天都是鼻涕流個不停,一個鼻子常常被擰得紅通通的。然後呢?衛生紙又不能沒有,因追,她隨時隨地都要醒鼻涕。 當時,我在報社主跑醫藥衛生。因此,也認識不少耳鼻喉科醫生。對於女兒的症狀,說實在是很擔心的。因此,也常常帶著她四處求醫。 每次在醫生檢查後,我最擔心的是,從醫生口中說出,「妳女兒得了鼻咽癌」這句話。幸好,醫生的答案都是「過敏性鼻炎」,不是鼻咽癌。總算能放點心。 除了鼻子外,她的頭髮似乎也成為最棘手的部分。因為每當她在家時,她都會把手放在頭頂上,一直抓個不停,我走過看她ㄉ\的頭髮檢查,頭頂上不知何時,已經禿了一塊,那圓形禿狀處,已長不出頭髮出來了。 然而,在學校的功課壓力是大人們所無法分擔的。尤其是她的功課不好,在自導方面已經受到很多排擠了,我們也真的很不忍心再苛責她。只有想盡辦法鼓勵她,陪著她成長。 女兒唸到高二時,正好有了機會,外子可以外放到美國。為了孩子,其實我們也打算出國去。有了外放機會正是一個幫孩子脫離國內升學壓力的機會。當時二個孩子呈現極度不同的差異,女兒高興得很,因為可以脫離令她窒息的升學壓力。對於尚在小六就讀的兒子宜康而言,卻是難以承受,因為他不想出國。 當時,為了這樣的機會,女兒不僅是雀躍,甚至也為了休學手續。沒想到,事情有了變化,外子突然改變方向不出國了。 但是,一唸過高一後,由於成績不夠好,她被退學。因而轉到另一所私立高中唸高二。剛從這所高中辦休學想要出國去的她,在爸爸改變心意不出國了,她也無法轉回原來的私立高中。不得已下只好轉到另一所私立高中。就這樣高中三年,她唸了三所學校。這樣的學生可能還真是少見。 好不容易高中畢業了。以當時的環境,我們還是建議她試試國內的大學聯考。當時,一心一意想出國的她真的很不願意去嘗試,在這種心態下,參加大學聯考的結果是,數學只拿了「四分」。其他科目當然也考不好。這樣的成績,究竟是她的程度真的有問題,還是故意的放水?我們無從得知,只感覺她是有點故意考不好。否則我們就不會讓她出國了。 「出國」是多少台灣學子的夢想。生長在民國卅年代的我們這一代,由於家庭經濟都不好。尤其是外子的成長歲月更是可以「坎坷」形容。我們沒有能力出國唸書圓夢。如果能讓孩子們去替我們實踐夢想,加上她在國內唸書求學的歷程一直不順。出國唸書自然成為一條最佳選擇的路徑了,當然相對的,我們必須省吃儉用幫助孩子完成求學之路。 記得當年陪女兒出國時,為了擔心她網站優化語言不通,又是第一次搭機到美國。我特別利用休假陪她到位於美國南伊利諾州小鎮Carpondale的南伊利諾州立大學( South Illenoi’s Unversity)報到。 當時在南伊大擔任工學院院長的陳柱華,黃漢臨教授伉儷還特別照顧她。記得初到Carpondale時,我還帶著她去拜訪南伊大的華人教授們,由於南伊大與成功大學是姊妹校關係。因此兩校往來算是頻繁。 一週後,女兒已進入狀況。當我再度陪她參加同學會活動時。已經從「傅太太帶女兒來唸書」,變成「傅儀琳帶媽媽來唸書」,當下,我就放心許多,相信來到這裡,女兒應該可以適應環境的。 大學四年,女兒在南伊大唸「口語傳播」系,正是可以讓她大大發揮的科系。誰說「數學不好」就沒有其他的空間了。來到美國,語言才是最重要的溝通工具啊!! 個性開朗,活潑外向的她,自幼就是伶牙俐齒,對於語言特別有興趣。就算在私立女子中學裡,理科功課不好,但是文科方面卻都遙遙領先。尤其是英文能力特別強。在高中時還擔任過「英語會話社」社長,在語言方面的能力來迷不其他科目不足的信心。說實在的,我們十分感謝她就讀的私立聖功女中,在初中三年及高中一年的訓練,使她打下很好的基礎,更讓她能在美國就讀大學期間,有很容易生存的本錢。 天資不差,個性活潑,容易和人相處,女兒擁有這些條件,避開艱深誨澀的數學科目,她一樣擁有自己的一片天空。誰說,數學不好就沒有前途?到了美國,在開放式的學習空間下,她逐漸找到了自信,更活出了自我。從此,也成為一個愛唸書的孩子。 遠在台灣的我們偶然打個電話去找女兒聊聊。常常從遠端的電話筒傳來一陣陣開朗的笑聲,我們知道她的日子過得很正常,我們也都很放心。   大學畢業,接著轉到舊金山去唸研究所,一切都順利。 倒是博士班申請到英國北愛爾蘭的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倒是令我們嚇了一跳。   由於北愛爾蘭經常有爆炸新聞發生,世人對於北愛爾蘭,特別是首府貝爾法斯特的印象都不是很好。然而Queen’s大學就位在這十分敏感的地區。   乍聽到女兒申請到女王大學的心理學博士班。我們第一個反應是「那各地方多危險呀!!」   「不會呀!」那兒的學費是英國學校中比較便宜的」,女兒試圖以生活費及學費低廉來轉移我們的疑慮。   「博士學位到處都可以唸,不一定要冒生命危險到一個經常發生暴亂的地方呀!」外子與我一再重複這句話。當時,我在高雄的教育電台正主持一個「海德之音」的教育廣播節目,在節目中我還特別邀請英國駐台教育官員Ban來節目中,暢談英國的教育制度。 為了瞭解英國的教育制度,Ban特別邀請外子與我親自去英國走一趟,同時拜訪了好多所英國知名大學,這些大學包括Manchester、New Castle Unversity、[u1] Shiffied Unversity及Queen Unversity。   這一趟英國教育的拜訪,不僅瞭解我們對Queen大學在北愛爾蘭的安全疑慮,也同時促成了義守大學(當時仍是搜尋行銷高雄工學院)成立「學海獎學金」,由學校每年出錢一千多萬元讓學生出國遊學的創舉。   走過北愛的貝爾法斯特(Belfast),親自拜訪女王大學的副校長及相關主管,知道Queen’s在英國學術界的地位。我們十分放心的讓女兒前往就讀。   事實上,在Queen’s大學心理學系成立逾百年來,傅儀琳還是她們首位來自台灣的女留學生呢!   正因為如此,身為母親的我,還真擔心女兒能不能在那麼遙遠的地方生存下去。「心理學」不是那麼好唸的科系,女兒能撐得下去嗎?我心中不禁狐疑。   然而,個性開朗的她,加上流利的語言,女王大學心理系博士班教授們很快就接納這個來自台灣的女留學生。   記得第一次去學校看她時,遇到她的指導教授Dr.Shehe時,他的第一句話居然是「謝謝妳傅太太,送來了一個這麼好的學生來我們系裡學習。」   這句話,讓我驚愕許久。身為家長的我,一直都是台灣的教育環境中成長。送女兒到英國唸書,心中忐忑不安,總擔心女兒不夠好。然而,再聽到她的指導教授這樣的開場白時,內心真的有一種「悸動」,身為教育界一份子,體會到英國的教育精神,令我肅然起敬,因為這才是真正的教育真諦呀!! 北愛爾蘭的天氣粉特別,對於一般來自亞熱帶的台灣留學生是不容易適應的,因為在那遙遠的北海邊,雖然愛爾蘭島有『翡翠島』的美名,即使冬天冷風冽冽,地上草皮依然翠綠,但是那經常陰雨霏霏且旋轉式的寒風經常把好好的一把傘可以變成到處傘花片片,如果不是女兒年輕且能吃苦,要在那種地方苦讀也是算是真正的『寒窗』了。 當然從大人的角度看北愛爾蘭與孩子的角度是迴然不同的,因為少女的情懷在那裡情竇初開了,她遇到了生命旅途中的『Mr. Right』--郭戰利,一個畢業自北京清華大學研究所正在Queen’s University 攻讀Material Science博士學位的學長,當『I-Lin』碰到『Zhan-Li』,陰雨綿綿也成了細雨如詩的美好戀愛季節。 在雙方互相鼓勵,互相支持指導下,戰利在他27歲那年拿到他的材料科學博士學位,兩年後,女兒也順利唸完心理學博士學位,拿到Queen’s University成為該校創校175年來第一位來自台灣來的心理學女博士。她28歲。 經過一段考驗及磨練,優秀的戰利畢業後順利找到工作,而女兒因為家裡的因素需要她回來陪伴爸爸成就媽媽,義無反顧的也就回到台灣就業,在義守大學應用外語系擔任助理教授,經過多年愛情長跑,克服歐洲與亞洲地理的有形遙遠距離,他倆決定攜手共渡一生,身為雙親縱有萬般不捨,也只有寄予祝福,也相信這對小口子有能力面對處理及解決他們有別於一般新人會遭遇的困難,因為『Double Ph..D』的結合,力量是雙倍的發揮。 生她、養她、育她、老公與我對於這個能幹乖巧的女兒非常有信心,我們知道她將來無論在那裡都會很『適應』,這也是我們做父母的期盼,如今在她人生的旅途中,她已經找到了另一伴,也是身為父母的我們,該交棒的時候了。 澎湖民宿[u1]

in35inye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